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江湖中的大侠为啥只爱吃牛肉?

赵巍巍 2019-05-23 09:51:20

武侠小说里,最常见的一句话是:小二,来二斤水酒,一斤牛肉。

或许,酒店里某个小二偶尔也会犯嘀咕:为什么大侠们都爱吃牛肉呢?若是没有牛肉该吃啥呢?

细究起来,肉和肉是不一样的。

李逵去下馆子,店家回说只有羊肉,没有牛肉,就像一个没糖吃的孩子一样,发起了脾气,泼了店小二一身鱼汤。

当然了,也不是没的商量。若是遇上鲁智深这样稍微开明些的英雄,日子就好过些。大闹五台山那回,鲁先生下山喝酒,但没有牛肉卖,将就一下,用狗肉充个数,所以蘸蒜泥撕着吃了。

金庸小说里,写吃肉的内容,层次分明,因人而异。段誉在松鹤楼上初遇萧峰时,看到的情景:桌上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更无别物。又比如,张无忌和赵敏约在大都的涮肉馆吃饭,点的菜是”三斤生羊肉”;与此同时,李四摧、孙三毁和鹤笔翁躲在万安寺里,”割了四条狗腿,悄悄在房中烹煮“;以及最拉风的人物出场——黄蓉和郭靖在吃叫花鸡的时候,洪七公先声夺人:撕做三份,鸡屁股留给我。

如果调换一下口味,张无忌和赵敏二人在北京某高级饭店,一边大口吃牛肉薄饼(蒙古习俗),一边谈情说爱;或者,玄冥二老们,大口吃肉,痛饮百杯后,聊的尽是王府的八卦和荤段子;萧峰反而像个老饕一样,满手油腻,啃着鸡屁股,真是辣眼睛,多少有些不妥。

汪曾祺说过,沈从文先生甚爱吃茨菇,却不爱吃土豆。因为吃菜讲究“格”的高低,而土豆的“格”不高。

按这个道理,鸡鸭鱼肉也有“品格”。鱼和羊脾气好,性甘而温,但鱼有刺,羊有膻味,属于外柔内刚的谦谦君子;猪肉呢,温顺,肥甘,油腻,适合就着白饭下肚,是市井百姓;而牛肉脾气倔,是性情中人,紧密厚实,有棱有角,恩怨分明,没有骨头残渣,干净利落,自然是食物届的豪杰之士了。

举个例子。《金瓶梅》,写市井人物生活,猪肉就更多见;《红楼梦》里官宦人家讲究,有糟鹅掌、烧鹿肉、煮羊肉、茄鲞这些高档菜;只有《天龙八部》这些江湖小说里,才会有大口吃肉(牛肉)、大口喝酒的场景。

所以,肉是分层次的,什么样的人吃什么样的肉,只有萧峰、郭靖这般顶天立地的好汉子才配的上吃牛肉,那是江湖规矩。

偶尔也有不守规矩的。《神雕侠侣》里就写道,赵志敬与尹志平二人一路上被小龙女围追堵截,不得安宁,“二人整日奔驰,粒米未曾入口,疲耗过甚”,“当即找到一家饭铺,命伙计切盘牛肉,拿三斤薄饼”。

他们是不守规矩的人,金庸老爷子对他们还算客气,只写死了赵志敬一人(死于玉蜂毒),算是杀鸡儆猴吧。

在我们的认知体系里,鹿肉、羊肉这些最为尊贵,多为达官贵人享用。金庸在《书剑恩仇录》就写过,乾隆被囚在六和塔里搞和平谈判,招待他的饭菜之一就是“葱椒羊肉”,历史上乾隆也确实钟爱这道菜,可见红花会对乾隆还算礼数周到。

鸡鸭鹅之类的家禽,档次就稍微差了些;狗肉和猪肉呢,完全就不登大雅之堂。

狗肉,从俗语“挂羊头,卖狗肉”足见其地位低下,不提。猪肉,一开始处境也尴尬,不太上得了台面。苏轼说猪肉“贵人不肯吃,贫人不解煮”。所以他当年在黄州当官,穷的没肉(羊肉)吃,正好黄州猪肉“价贱如泥土”,于是开始琢磨猪肉的做法。烹制出了”东坡肉“,猪肉得到了认可,那是后话了。

不说吃狗肉和猪肉的,光是和猪、狗沾上边,就落了下乘,算不上英雄好汉,张飞不就被人嘲讽是“杀猪屠狗之辈”嘛。那就不难理解,鲁智深一听说卖猪肉自称“镇关西”,就火冒三丈,书中说的很明白——

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着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郑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郑关西!”

当然了,高明的作家,也有能把“吃猪肉”这件事写出英雄气概来的。比如,樊哙在鸿门宴,拿了一只猪腿生吃,“拔剑切而啖之”,随即又大口喝酒。一时间点赞无数,在朋友圈刷屏。

连楚霸王也赞不绝口:壮士!用现代汉语来说就是:厉害了我的哥!


另外,在宋朝,政府重视农耕,严格禁止私自宰杀耕牛,而且,偷偷割了牛鼻、砍了牛脚也算死罪。

今后应有盗官私马牛杂畜而杀之,或因仇嫌憎嫉而潜行屠杀者,请并为盗杀。如盗杀马牛,头首处死,从者减一等……如有盗割牛鼻,盗斫牛脚者,首处死,从减一等,创合可用者,并减一等。(《宋刑统》)

正是如此,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正规的酒肆是不卖牛肉的,只有山村野店才敢供应。

“我承认,狗肉吃上去也不错,但我偏偏要吃牛肉啊。”所以,这才是李逵当时的心里话。听上去有些傲娇,但这类似于梁山好汉们混江湖的切口——“老子是吃牛肉的梁山好汉”。


所谓真江湖豪杰,风里来雨里去,敢与帝王平起平坐,就得像萧峰一样,”两壶酒,一盘熟牛肉“,再无其他下酒菜,这就远比黄蓉精心炮制的”玉笛谁家听落梅”,来的豪气干云,潇洒自在。

正如电影《剑蝶》里的一句台词:所谓江湖,就是一群学武之人从一间客栈到另一间客栈,叫两斤白酒一斤牛肉,再到另一间客栈,再叫两斤白酒一斤牛肉。

*本文首发于文汇报客户端,转载需授权。|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