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航天兵的精工细凿,破解北方养猪难题(访哈尔滨鸿福养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徐孟彦)

猪场场长 2019-06-06 22:56:03

本刊记者 刘 欢 冷安钟


  2007年,“微生态养猪”在全行业还只是一个“概念”,从航天部队退伍后养了20多年猪的徐孟彦在那一年正式开始了他的微生态养猪新征程!

  但是就在他的新征程刚刚开始之时,2008年,中国南方北方同时暴发大洪水,他们又再次面临重大抉择:守还是不守!?

  洪水滔天,转眼即至,上千头母猪,近万头肉猪,根本无法转移!不守,猪场很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守,也许有堵住洪水的些许希望,但是更面临着与猪场同时覆没的危险……

  守!

  危机关头,徐孟彦决绝地选择了与猪场共存亡!

  在与众人迅速搭建起简易防洪堤坝后,徐孟彦与妻子和猪场员工们道别。周边村子也已撤离一空。老两口就守在猪场之内,随时准备为洪水到来之时冲散的堤坝加固……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半天,一天,两天……

  洪水奇迹般地没有经过这片大平原!


  七年之后的今天,“2015寻找中国美丽猪场公益活动”走访团来到了这片徐孟彦战斗且坚守着的土地。与徐孟彦细细聊起了他的猪业之路、猪业之梦……



  用师者王


  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很多业内朋友在与徐孟彦交流时都能感受到他的专业知识与技能的深度和广度,便不禁会问道:您是哪所农业大学毕业的?导师是谁?

  每每在此时,徐孟彦都会笑着回答:我是中国大学毕业的,导师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

  对新知识新技能新科技有如海绵遇水般渴望的徐孟彦无论在猪场、课堂、会场与专家、教授、技师相遇之时,总是不停地问啊问,他那虚心学习的大脑犹如大海一样永远也填不满。

  徐孟彦则常常以“我人生中最感谢的人们”来描述他的老师们。


  学以致用,更是他一贯秉持的原则。

  2007年,由一位行业朋友引荐的江博士到猪场考察时,与徐孟彦聊起了养猪经。江博士事后感叹说:当年和好多猪场谈微生态养猪,不少猪场老板将信将疑,有的认同理念,但是去不愿付诸行动。和徐总聊了15分钟,他就提出:立即在猪场开展微生态养猪试验。

  为了达到试验条件的要求,当时没有净水设备的鸿福猪场专门采购娃哈哈纯净水用作微生态饲料发酵。

  用微生态技术养出的猪长到100多斤时,江博士就将其进行了解剖。首先打开了胃,在场的人们拿在手中一闻,很是惊喜——没有其他猪胃那样的腥臭味。然后剖开肠,鲜嫩,没有暗黑色,毛细血管看得都清清楚楚,胆汁的色泽也鲜亮!

  这时,江博士用刀片割了一小块肝儿就放到自己嘴里嚼起来。

  “肝可以生吃啊?”

  “微生态养殖出来的猪,可以生吃。”

  江博士又割了一块肝拿给徐孟彦,他看着做试验的专家都生吃下去了,也放到自己的嘴里。几秒钟后,欣喜涌上了徐孟彦的心头——肝的味道很鲜美!还微甜!

  解剖结束后,大家立即摆开了桌子,全场员工都来品尝猪肉,徐孟彦的团队都为自己而感动——优质的猪肉从自己的手中诞生出来!亲身感受到微生态科技的好处!将来还可以将优质的微生态猪肉送到千家万户的餐桌上,让更多人共同分享!

  那天,徐孟彦一口气就生吃了半斤猪肉,不但没出现腹泻,而且和大家一样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头儿十足!


  联合舰队


  在“2015寻找中国美丽猪场公益活动”的专家们进行场区走访时,徐孟彦(以下简称“徐”)首先带领大家参观的是容量1吨的小型发酵罐:

  “这是我们做微生态养殖、粪污处理的源头。以我们和北京一著名集团合作的技术,用该套生产线,可以在24小时之内将罐体内的pH值降到3.2,为发酵饲料和发酵有机肥生产创造了一个很好的起点——越偏酸性,发酵饲料保存时间越长。”

  “您可否详细介绍一下贵场微生态技术应用的核心——菌种。”随团记者(以下简称“记”)追问道。

  徐:我们的菌种是和中科院、黑龙江省农科院、伟嘉,共同合作菌种研发的。由双歧杆菌、枯草芽孢杆菌、酵母菌等6种微生物配伍而成。


  徐总又用手指着发酵生产线旁边的一系列罐体和管道说,这是我们的水处理设备,发酵所用的水就是产自它们。这套生产线将水软化、净化,并且磁化,将水分子排列成有序的状态。用这样的水冻出的冰都是带规则条纹的。经过磁化后的有序水分子可以在生物体内更快地循环,同时加速营养物质在微生物和猪只体内的循环,对微生态养殖和微生态粪污处理来讲是一个高效的助推器。

  转过设备车间,来到微生态饲料发酵区,徐总指着屋内的密封塑料大桶给大家讲,他们所用的发酵底物是牛奶、豆浆、红糖。随手打开一个,捧起其中的湿润粉末呈到专家们的面前。一闻,香!

  徐孟彦又拿起一点放入口中,示意大家也可以这样。发酵后的底物,入口的第一感觉就是:酸、香、甜!

  “经过专家们的调配,我们猪群的营养平衡比绝大多数人自己的营养平衡都做得好!”徐总话语中是满满的自豪!


  在进入鸿福修建的红泥沼气车间时,记者问道哈尔滨冬天的气温这么低,贵场的沼气工程能正常运转吗?

  徐:这还得谈起我们鸿福的低温菌产气技术。刚建立粪污处理和沼气系统的那年冬天十一月,虽然有外墙保温,但是红泥沼气还是蔫下去了。我当时就想,这花了450万元建立的粪污处理和沼气系统就这么停止运转了吗?思来想去,也用过很多办法,都不行。正在被这问题逼到墙角时,我突然想到,我们自己就是做微生态的呀!我们自己的微生态发酵饲料在冬天也照样能做啊!立即就从发酵车间搬来三大桶总价值1 800元的菌液倒进沼气池,结果——第二天,沼气池鼓起来了。

  我就打电话问专家,专家老师说,会不会产生的不是沼气?你再试试!

  我们打开自己的沼气炉一试,火苗很好!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

  我还是不放心。果然,二月初,刚过完春节,沼气又蔫下去了,我们又倒下去三大桶菌液,当天又鼓起来了!沼气炉火苗又起来了!室外是冰天雪地之时,我们排出的沼液温度都能达到12℃。

  从那次偶然的发现以后,我们就不断地深化研究低温发酵菌的配伍。现在福建北环公司在我国北方推广红泥沼气池时都和我们鸿福紧密合作,就连锦州都有猪场都到我们鸿福来采购沼气池低温发酵菌液。


  模式升级


  在谈到未来规划时,徐孟彦说,我们以前是粗放经营,现在走管理服务型的发展道路,今后我们要做成“集团+集团+养殖大户”的产业链联盟。


  记:您为何会有这样的规划呢?准备怎么实现?

  徐:中国的母猪数量已经从5 000万头下降到3 900万头,将来还会逐步降低到2 500万头,200~500头存栏的肉猪场也势必被逐步淘汰。

  现在中国不缺猪场,未来我们鸿福也不会新建更多的猪场。而是运用我们与伟嘉、北环等大型集团合作产生的各种高新科技、实用技术、管理经验,为更多有潜质的猪场服务,托管他们的猪场,为猪业界的中产阶级服务,建成产业链联盟。顺应中国猪业发展的大势。

  我们与伟嘉集团合建的伟嘉商学院哈尔滨分院,经过多年的积累,已成为我国北方养猪的“黄埔军校”,这里培养的人才,正是我们将模式升级到“服务管理型”的人才储备。


  记:为更多有潜力的猪场服务、建立产业链联盟固然很好,但是像贵场这样450万的粪污处理系统不是每一家联盟里面的猪场都能支付得起的,这个问题您如何为联盟内的猪场解决?

  徐:我们运用“连片治理”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干粪,可以集中收集起来,和秸秆共同熟化,做成肥料。现在我们已有的有机肥生产车间每个批次就可以将1 500吨猪粪做成有机肥。

  我们与土肥科研机构的老师合作,为购买这些肥料的农户做测土施肥,在有机肥出厂前就配入、混匀该农户的土地所需要的添加成分。售价500元/吨,目前基本上都是猪场周边的小麦、玉米种植户采购了我们生产的肥料。

  在猪价行情不好的情况下,销售测土配方的有机肥,一度成为了我们猪场的核心利润来源。仅我们鸿福自有的猪场,1年产粪就是1万吨,肥料550元/吨,做成不止1万吨有机肥,回款流水就是500万元,纯利约为200万元。

  做成高品质花肥的效益更高,沼液浓缩10倍,做成液体花肥,终端售价7元一瓶,每瓶450毫升,7万吨沼液做成7千吨花肥。


  记:联盟内猪场的病死猪和液体粪污如何处理?加入联盟后的猪场还可以获得哪些实质的好处?

  徐:政府为每头病死猪提供了80元的处理补助,足够支付焚尸宝的运转和折旧费用。焚尸处理后的产物,可卖到1 400元/吨。

  我们和福建北环正在联合研发和推广适合中型猪场使用的小型化红泥沼气池,可以运用到联盟内的猪场。

  经过厌氧发酵过程,沼液中的寄生虫被杀死了,无害化处理后的沼液就可以浇地,是最好的底肥。但是为什么大家不用呢?是因为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用,我们就教这些联盟猪场伙伴和周边种植户怎么用:冬天浇到地里,春天翻耕以后,就可以用了,还不会烧根。

  其实,“猪”不仅全身都是宝,它的每一个生产环节都富含着无尽的财富,只是大家还暂时没看见,或者是看见了,但还没用起来!

  我们将自有猪场和被托管大型猪场周边15~20公里范围内的中型猪场加入到联盟中来。我们除了运用原料统一、防疫统一、价格统一,这些传统养殖合作社的方法。而且统一供应优质的东北民猪和我们自主研发的高性能菌液,带动大家做微生态养猪、无抗养猪。杜绝高铜、高锌,保障猪粪合格、固态肥和液态肥合格。

  而且生产出的猪肉优质优价,我们自己产出的猪肉终端售价比普通猪肉售价高3~5元,当前销量很好。

  形成产业联盟,大家一起做出特色,做出品牌!跳出“猪周期”!还要让养殖户降低成本!


后记:


  在与徐孟彦交流时,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他对养殖、土肥、机械、经验、管理、模式等各个领域都涉猎颇深,且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实践,北方养猪一个一个的难题都被他破解。透过这张军人的面庞,我们看到了他背后许许多多的老师,和他自己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钉子精神、尖兵精神!

  在我们的记者最后问到“航天部队的服役经历为您发展养猪事业带来了什么”时,徐孟彦答道:

  “一颗坚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