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在东阿阿胶的世界里寻找DNA的足迹

商业人物 2019-03-20 11:53:08

--Tips:点击上方蓝色【商业人物】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在东阿阿胶的世界里

2016年3月11日,东阿阿胶总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迎来了一拨客人。他们是国家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组织的专家,前来对东阿阿胶建设的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进行验收。

在进行了现场考察、听取汇报、审阅资料、质疑询问等环节后,专家组进行了讨论。他们最后得出一致结论,认为东阿阿胶承建的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对中药胶类行业的引领带动作用明显,同意通过验收。

他们向秦玉峰道贺,告诉他,作为行业唯一的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很多建设成果超出了他们想象。

这是秦玉峰他们花了五年时间收获的成果。2011年国家科技部下发国科发计【2011】685号文件,批准组建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它的使命是“引领行业,主要承接国家任务”,依托单位是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




周祥山教授是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项目的负责人。“百度百科”中的周祥山,1974年9月生,是生物化工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1999年获江南大学发酵工程硕士学位,2002年获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化工博士学位,2001年9月起担任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学院生物反应器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教师,2004年晋升副教授,2008年成为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访问学者,2009年晋升教授,成为博士生导师。这一年,他加入了东阿阿胶,成为了秦玉峰的徒弟。2013年他入选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周祥山的研究方向是微生物制药、分子生物学、蛋白质分离纯化、中药分子鉴定。他同时还主持着国家863高技术计划课题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

他的研究方向看起来与一家生物医药公司更加匹配,然而他偏偏选择了东阿阿胶,并且成为了秦玉峰的徒弟。

秦玉峰说:“周祥山是生物化学专家,我收他为传承人,正是为了阿胶的传承与创新。我们之间采用师徒制、导师制,还签署了师徒协议。”

周祥山从2000年起从事东阿阿胶研究,2009年正式加盟东阿阿胶,并且从一位学者变成了东阿阿胶副总裁。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最终成为全国唯一的胶类中药科研平台,周祥山可谓居功至伟。

周祥山告诉“商业人物”,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要定位于胶类中药工艺技术共性问题的研究,质量标准提升与推广,专用设备研发及推广,新产品、新剂型开发与应用推广,原料资源可持续发展、技术推广。

“这是整个胶类中药的研发方向,”周祥山说,“它最主要的目的是在工艺、技术、标准和设备等等方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带动行业全面科技进步,并且在中药创新过程中坚持传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的宗旨。”

东阿阿胶制作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秦玉峰是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周祥山除了前述身份外,还是秦玉峰的徒弟。对于东阿阿胶制作技艺,秦玉峰和周祥山他们,承担着传承的使命。

但生物化工专业的周祥山相信,中药在传承的同时不能完全限制于老的方法,老传统,要进行创新。“创新的时候不能离开我们中医中药的基本理论,基本的方法,也不能把祖宗的东西全部丢掉。”

1988年东阿阿胶和当时国内最先进的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现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徐康森教授一起承担了国家卫生部的攻关课题,在整个阿胶行业进行了最先进的阿胶真伪鉴别和内在质量标准研究。

在阿胶的发展史上,东阿阿胶一直是标准是引领者,无论从简单国标时代还是检查项国标时代,还是执行检查项和氨基酸测定主体的国标时代,以及从2015年开始的检查项、氨基酸测定及专属性特征肽段鉴别时代,东阿阿胶都是标准的引领制定者。它承担着推荐行业标准、牵头参与制订《药典》的任务。

寻找驴的DNA

东阿阿胶于2002年在国际上率先建立驴皮DNA鉴别标准,获得中国发明专利,并收录于《山东省中药材标准》。从此之后,驴和驴皮的DNA研究成为东阿阿胶的工作重点。

2008年,东阿阿胶在国际上率先实现从阿胶中成功提取DNA及DNA真伪鉴别,并获得4项中国发明专利,并且于2009年率先在国际学术杂志上发表了研究成果。采用DNA技术鉴别阿胶的研究成果也获得2011年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0年,东阿阿胶与华东理工大学合作,在世界上首次测定了驴I型胶原蛋白质序列。4年后,2014年,东阿阿胶又与华大基因、山东省农科院合作启动了驴基因组测序,对全世界所有驴种进行比较基因组测序。

对于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来说,东阿阿胶不仅要引领行业标准,还要引领DNA标准。它们提供的“驴皮DNA鉴别方法”已经收录于《山东省中药材标准》中,驴皮DNA鉴别技术也获得发明专利。秦玉峰相信,DNA鉴别技术的应用就是为了确保驴皮原料的纯真。他一直追求产品“道地”。“道地”的阿胶要使用东阿水、驴皮和东阿阿胶的制作技艺。




胶类中药的DNA分子鉴定技术门槛很高,从DNA提取到DNA鉴定方法构建,再到方法优化及实际应用,要走很长的路。DNA含量极少,片段极短,无疑增加了研究的难度。所以当周祥山他们通过DNA分子标记选择、PCR检测条件优化、检测限的确定,完成了DNA分子鉴定技术,检测污染与假阳性排除后,整个DNA标准就确切无疑地被东阿阿胶牢牢掌控在手。


周祥山告诉“商业人物”,除了DNA方法之外,他们同时采用了蛋白质组的方法,利用特征肽来鉴别阿胶的真伪。

“不同的皮里面胶原蛋白的序列是有微小差异的,我们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合作,就利用这种微小差异来进行真伪鉴别。我们建立不同动物的特异性特征肽,可以对各种阿胶、龟甲胶、鹿角胶,以及猪皮、羊皮等进行鉴别。我们一共开展了质量标准研究19项,其中3项突破性的基于特征肽的方法纳入到了国家药典,四项收录到国家药典补充检验方法。”

DNA鉴别与特征肽标准有助于东阿阿胶进行全产业链控制。周祥山说:“因为质量控制除了产品质量控制之外,还有质控体系以及大质量关,不仅仅是生产出来的产品合格,而是以更严格的标准,以产业链的角度,以及融入社会全程的质量保证体系,这才是真正的质量。不是说某几项检测指标检测合格才是质量好。所以东阿阿胶建立是全产业链的质控体系,按照标准从育种、改良、养殖、疫苗、饲料到屠宰、驴皮采收、加工和储存,建立了驴皮可追溯管理系统,保证原料高品质可追溯。”

“我们在驴的皮下,脖子下面植入了一个RFID(无线射频识别技术)的芯片,这个芯片就像米粒一样大小。通过这个芯片就可以对每头驴的全过程进行跟踪。同时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我们建立了全过程在线检测质量控制系统。我们复方阿胶浆的近红外在线检测生产线、阿胶的在线检测生产线、桃花姬阿胶糕的数字化生产线、驴冻精现代化生产线,都是以工匠精神追求最高品质,追求品质的精益求精。”

周祥山告诉我们,在阿胶生产过程中,很多的工序是靠老师傅、老药工的经验来控制火候。“我们对老师傅的每一道工序里面的十多个指标进行研究,找到其中关键性的几项指标,通过德国专门定制仪器,检测这种关键性指标,以保证炼胶的质量稳定性,减少批次间的差异。通过采用这种德国定制化的专用设备之后,我们的指标波动范围由1.5%下降了0.58%,进一步提升了产品的质量品质。从大质量关的角度,我们建立了从原料控制到成品放行以及服务的全过程质量保证体系。”

对于秦玉峰来说,“全产业链”是一个特别的词汇,不仅意味着质量管控,更意味着从源头进行的质量保障。东阿阿胶的RFID溯源系统,通过对毛驴实施皮下植入电子芯片,建立良种驴养殖过程的质量监控体系,系统记录驴的系谱、生长发育、疫病防治、运输、屠宰、驴皮储藏等信息,实现从毛驴养殖到产品生产、质量监控的全过程可追溯。

“东阿阿胶虽然是一家中医药类上市公司,但已经不再是一家传统的中药企业,而是一家科技实力相当领先的企业。”秦玉峰说。

作为阿胶行业龙头东阿阿胶的总裁,秦玉峰认为,东阿阿胶注重质量本身,就是一种社会责任。2015年11月,在第十五届全国追求卓越大会上,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荣获全国质量奖组织奖,秦玉峰当选了“中国杰出质量人”。秦玉峰说:“作为15年来医药行业唯一的获奖企业,东阿阿胶承载了整个行业的希望,也承担起了整个行业的责任。”

寻找人的DNA

刚刚通过的科技部对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验收,对于秦玉峰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依旧有很多细节让他兴奋。很多专家认为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超额完成任务,对整个阿胶行业的引领作用明显。一位专家告诉秦玉峰,全国各种工程中心很多,像你们这么有创意、有创新,超出这么多目标的,是唯一一家。

“这是相当高的评价。”秦玉峰说,“我们就是向着世界一流的目标去努力的,我们就是为引领了整个行业,提升整个行业水平。我们在科研上的投入也是行业最大的。”

东阿阿胶对行业的引领,也赢得了竞争对手的尊敬。好几位阿胶企业的领导者在公开会议上说,我们要感谢东阿阿胶,没有东阿阿胶也没有我们今天,我们行业内都得感谢老秦。

全国政协委员、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中提出:为了保障人民群众食品药品安全,建议“药食两用”品种的生产加工执行药品标准,并对阿胶产品按照药品进行生产经营管理,取消阿胶(片/块)保健食品文号。如果傅育宁的提案被采纳,意味着阿胶行业将面临更为严格的标准。作为华润集团的子公司,东阿阿胶将被戴上“紧箍咒”。

秦玉峰喜欢阿胶行业被戴上“紧箍咒”,这对整个行业都是好事。傅育宁在政协会间隙参加了华润医药的战略会,所提最多的就是“要做好药,做有效的药”。他说标准应该是就高不就低。


“我认为对药食同源的中药标准来讲,就应该执行药品标准。我经常在市场上走,消费者也是这么要求的,你标准就应该往高处走,供给侧改革也是解决这个问题,你供给端产品低劣就没人买,就过剩,只有生产出高品质产品,才能真正解决过剩。”秦玉峰说。

“阿胶行业标准亟待提高,它有两种标准,一个是药准字,一个是保健标识。无论作为药品还是食品,都应该升级。药食同源,食品要按照药品级别来生产的。我认为这也是未来趋势。”

数据证实,在竞争生态里,东阿阿胶已经决胜于源头。但对于秦玉峰来说,决胜不是他的目的。他是中国中医药协会阿胶专业委员会主任,担负着呵护整个行业的使命。他希望将整个阿胶品类做大,向其他品类渗透。“我们的目标和战略是引领行业繁荣,引领行业发展。目前这个趋势是在改进,越来越有保障。这个进程需要时间的。我想阿胶行业会越来越规范,市场会越来越好。”




秦玉峰所能做的,是不停地提高东阿阿胶的标准,带动积极的跟进者,并且推动更高的行业标准制定。


东阿阿胶两年前就启动了对驴的营养学研究,试图通过保证驴原生态的生活方式,从上游原料端,建立毛驴的饲料标准。


“我们会提供一个饲料标准和检测标准,规范行业,我们也有责任在推动阿胶行业标准。我们会利用行业协会,推动整个行业规范,以防范风险。这些都会通过创新,通过标准来引领。”秦玉峰说。

在阿胶行业,也有一些公司将“DNA”作为噱头进行营销,但只有秦玉峰知道,真正的DNA鉴定、全产业链质量控制是多么苦的一件事。他给“商业人物”讲了一个故事:

东阿阿胶在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有一个原料基地,是与工信部、地方政府、农牧民合建的驴养殖示范项目。2013年年底,天龙牧业总经理的张向阳主动请缨,“自降职位”,去海西建设养驴基地。

那时候正值年关,海西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高原空气稀薄,人畜都处于严重缺氧状态。张向阳到了海西后,一边顶着高原反应,一边紧锣密鼓组织调研、勘测、谈判、接洽,仅用了几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基地初步建设。

基地完成建设后,张向阳开始组建团队,与养驴户谈合作。开春的时候,高原上的冰雪开始消融,但太阳穴发涨、头疼的反应症状依旧。有一天,张向阳突然听说格尔木市乌图美仁乡有一个叫木哈来的养殖户养了很多驴。他非常兴奋,立即组织团队赶往乌图美仁乡。

那天下午,他们从海西州政府所在的德令哈市出发,驱车到了格尔木时,已经入夜。在格尔木仓促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凌晨6:30,他们就开车赶往乌图美仁乡。从格尔木到乌图美仁乡,有280公里。到了乌图美仁乡后,他们的越野车实在跑不动了,就只好换一辆皮卡,赶往木哈来的牧场。

一路上,是光秃秃的沙漠,天空寥廓,一片荒凉。张向阳想:这样的地方怎么养驴?他们不会是误传了消息吧。

又开了35公里的车,他们看到远处的山坡上有人向他们远远招手。他们站到山坡上,向下一看,一下子惊呆了:一条河流蜿蜒而去,好大一片芦苇铺盖在草原上。

他们骑上木哈来家的骆驼,趟过沼泽地,走了两个小时,来到了木哈来家的冬季牧场。一路上,张向阳不再疑惑担心,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宝藏。

木哈来家养了175头驴。张向阳他们下了骆驼,匆匆与木哈来交流后,就投入了工作。鉴定、分公母、测年龄、查毛色、称体重、植入电子芯片、建档案……不吃不喝,整整七个小时!

木哈来家的驴长期散养,比较野,他们围捕的时候,非常困难,平时围捕一头驴,只要几分钟,此时却需要半个多小时。他们追着驴跑,高原反应让他们精疲力竭。那天的风特别大,紫外线照射又很强。一天忙下来了,张向阳他们都瘫倒在地上。他说:“那种感觉不是用语言能表达出来的。”

然而,张向阳他们也意识到,那种喜悦感、幸福感和成就感也不是用语言能表达出来的。当天晚上,带着疲惫和喜悦,他们驱车回到了格尔木。他们的故事传回了公司总部,秦玉峰称赞他们“缺氧不缺精神”。

秦玉峰说,这才是真正的DNA,实打实的东阿阿胶的DNA,一种“驴的精神”的DNA。

在东阿阿胶的世界里寻找DNA的足迹,我们找到的除了技术上的“持续领先行业二十年”外,还有秦玉峰所称的“人的DNA”。这些人像驴子一样执拗、倔强,顽强地往前走。

“阿胶行业之所以这么繁荣,的确是东阿阿胶在引领着,在推动着,在默默地做着奉献。”秦玉峰说,“我们东阿阿胶的‘十三五’提出一个目标,向世界一流企业进军。这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一个口号,是东阿阿胶的DNA决定的,也是实打实的努力决定的。”

秦玉峰将公司的产品、营销、管理、财务各项指标都找了对标的世界级公司。管理学家拉姆·查兰刚刚给秦玉峰的团队进行了辅导,他告诉秦玉峰,东阿阿胶已经有很多指标是世界级的了。


截至今日收盘,“东阿阿胶”(SZ.000423)总市值302亿元。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cfp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商君微信bizleaders2015,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