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李东辉 | 周庄·双桥·细节

点读文学 2019-01-10 13:06:37

               作者简介

李东辉:大学毕业后不久因病导致双目失明,此后开始文学创作,发表小说、散文三百多篇,百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两部。曾获首届中国盲人优秀文学二等奖,河北省散文大赛第一名,首届“浩然文学奖”二等奖,四次获得“廊坊市文艺繁荣奖”,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周庄·双桥·细节


是一个深秋的傍晚,我来到周庄。这时分有些暧昧,光线、空气、声响、心绪,一切仿佛都在似与非似,醒与非醒,梦与非梦之间。在明眼人那里,或许全无这样的感觉,然而,于我而言,此刻的周庄,乃至整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在这样的感觉里走进周庄是合适的,这与我心里装着的那个周庄是吻合的。

人还是不少,大都迎面而来,越往里走,就越清静,妻告诉我,我们是沿河而行,问河里的水?妻说算不上清澈,也不太浑浊,有印象中的乌篷船来来往往,隐约的女子歌声就是从那船上飘过来的。两岸的房子都很古旧,巷口冲着河岸,窄而幽深,石头砌成的小桥将两岸连在一起,安静如一幅淡雅宁和的水墨丹青。果然是小桥流水人家,一派江南水乡的意思。

看过张厅,告别沈厅,天光渐暗,世界与周庄愈加朦胧起来。安静成了周庄黄昏的主基调。穿行于一条条窄而长的石板小巷,空气里有煎炒烹炸的味道,不像北方那般浓烈火爆,大开大合。江南水乡的烟火气味也含着几分清淡与悠远。妻告诉我,石板巷两边有半开半掩着的院门,门口旁摆着大大小小的摊位,卖啥的都有,芝麻花生糕、胡桃椒盐糕,红梗、青梗的莼菜,装在干净透明的玻璃瓶子里,最多的还是真空包装的万三蹄、万三糕……摊位主人大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她们从不高声吆喝、叫卖,只安静地守着自己的买卖,一副你行你的,我卖我的闲散与淡然。生意做到漫不经心的份上,也是一种境界了。

很想知道那半开半掩着的院门里面是一个怎样的景象。或许,里面正有一位白发老妪跟老伴慢慢喝着阿婆茶,旁边的床上睡着玩累的孩子,另一间房子里的玲珑女子,在为书上的“杨柳岸,晓风残月”暗自垂泪……仅仅是想想而已,万不可贸然闯进去的,名闻天下的九百年周庄,已没有多少属于它自己的私密可言了。

印象里,陈逸飞那副画里的双桥是有雨的,是细雨蒙蒙里的双桥,是迷蒙空灵与两座相依相偎的小桥揉合成的乡愁,里面有光阴,有往事,有思念,有淡淡的感伤和幸福的怀想……

或许,陈逸飞画笔下的双桥是没有雨的,那雨只存在于我的印象中。然而,今晚的双桥,该是有月的,月色如水,泻洒在双桥之上。投射于默默流淌的水中,透过枝叶缝隙,把婆娑的树影印在停靠在岸边的船篷上面,若非如此,这双桥就不是一个梦了。

沿着一条不知名字的街巷漫步前行,两边有店铺,更多的还是一些出租小屋,那是迷你旅店。里面住的大都是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们,他们没有多少钱,却情愿把时间,把心思,把一段生命历程留在周庄。他们是循着陈逸飞的步履来到这里的吗?他们要在这里找回属于他们的乡愁吗?还是在等那场属于他们的雨?还是像我这样,用一个梦来证明另一个梦?然而,看过双桥,今晚,我将离开这里。

拐进那条窄而深的巷口,从另一头出来,便是双桥了。

同行的人们还散落在周庄的各个角落,双桥上人不多,有脚步声匆匆而过,漫不经心的样子,想是本庄的住民。他大概不会关心今晚的双桥该不该有月的,他是要到河那边去办一件重要的事吧?是提着礼物去村长家,求他在一张纸上盖一个章,还是去赴一个不为人知的浪漫约会?

妻扶我在桥头石栏上坐定,没有斜风细雨,还是想着那幅画,摸摸身边的双桥,石头很粗,很硬,满都是沧桑的感觉,仿佛九百年历史。蓦地,我的手指触碰到一根草,细细的,柔弱如豆蔻少女,窄窄的叶片与指尖而轻轻摩挲,是彼此间的试探与勾引,顺着草的茎秆往下摸,我想找到它生长的地方。然而,草的茎秆很长,我俯下身,伸直手臂,也摸不到小草扎根的地方,妻慌忙制止我的行为,她说下面的水很深,掉下去可如何是好。

我问这小草是从哪里长出来的,它的根在哪儿?妻说,小草是从石桥的缝隙里长出来的,离水面有尺把高。我想,夏天水多的时候,这根草该是被水冲泡过的,还好,双桥放过了水,留住了它。秋天到了,这根草成了双桥的点缀,也成了一个细节。是的,细节,如果说洲装饰千里烟雨江南的一个细节,双桥是九百年周庄的一个细节,那么,这小草就是双桥的一个细节了。我呢,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就是为这些细节而来。

    汪曾祺先生在《岁朝清供》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广州春节有花市,四时鲜花皆有。曾见刘旦宅画:广州春节花市所见”。画的是一个少妇的背影,背兜里背着一个娃娃,右手抱一大束各种颜色的花,左手拈花一朵,微微回头逗弄娃娃。少妇著白上衣,银灰色长裤,身材很苗条。穿浅黄色拖鞋。轻轻两笔,勾出小巧的脚跟。很美。这幅画最动人之处,正在脚跟两笔。是的,千里迢迢来看周庄,就是为那轻轻两笔而来。生活的意趣与美丽,同样少不了这轻轻的两笔;被宏大叙事威逼与压迫的人生,更需要那轻轻两笔的勾勒与点缀。

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位女画家过来与我闲聊,我说:“回去给双桥画一幅画吧”,画家笑着说:“行”,然后又说:“您也该给双桥写篇文章的”。我说:“好,就写今晚的双桥,写桥下的水,写今晚的月色,写桥身上这根绿色的小草……”

绿芸半野生天麻,您的健康使者

上一轮投票如下:

第二届“星月杯”全国散文大赛第二十五轮网络投票(一)
第二届“星月杯”全国散文大赛第二十五轮网络投票(二)

温馨提示:微信平台《点读文学》所有作品都是作者授权发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