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Werner Gaus: 室内循环水养殖,中国还没读懂

水产前沿 2020-03-25 15:56:01


中国是世界渔业大国,水产养殖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0%,然而由于养殖业迅猛发展而产生的环境和病害问题不容回避。日趋严峻的食品安全和生态安全等问题,使传统养殖模式正面临巨大挑战,资源与环境的刚性约束将成为今后长期制约我国水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雷霁霖院士在今年的“高端养鱼模式与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中讲道,工厂化养殖是中国水产养殖业的必然趋势。


在2014年11月份的第五届石斑鱼养殖论坛上,厦门新颖佳生物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新颖佳”)展示的循环水养殖设备引起了业内人士的高度关注,其100kg/吨水的龙胆石斑养殖效果让很多人不敢相信。2014年12月18日,笔者有幸走进位于厦门市新阳工业区的新颖佳公司,此次参观完全颠覆了对水产养殖方式的看法。


图1 多层立体式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


图2 双层循环水鱼类养殖系统


在新颖佳,你看不到池塘和泥土,有的只是现代化的办公大楼,主楼面积约2600㎡,分为办公区和养殖区,其中养殖区包括两个样板车间,分别为多层立体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图1)和双层循环水鱼类养殖系统(图2),每套系统占地约400㎡。整套循环水设备主要包括蛋白分离机、生物过滤桶组、紫外杀菌器,此外根据养殖品种的不同,还有相应的养殖槽(图3)或立体养殖盒(图4)进行配套。车间常年保持水产动物的最佳生长温度,两个车间全年只需4-6个养殖工人,这样的养殖环境真可谓“鱼儿舒服,人也舒服”。


图3 鱼类工厂化养殖模式工艺图



图4 多层立体式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工艺图


双层循环水鱼类养殖系统可高效利用养殖空间,整套系统包括40个养殖槽,上层20个主养龙胆石斑,下层20个主养宝石斑(也称宝石鲈)。该系统两层水槽中的水分开循环,因此用户可自主选择两个海水或淡水养殖品种。另外,系统不设氧气包等加氧设施,水中溶氧几乎全部来自循环水带入的空气中的氧气(鱼类养殖模式工艺图参见图3)。该系统的循环水日补充量小于5%,真正实现循环水养殖,新颖佳运海水的车子每天仅需去海边拉回10吨左右的海水。2013年11月至今的养殖数据显示,养殖密度为130kg/m3的条件下,十公分左右的龙胆石斑一年内可长到35-40公分,重3-4斤,远超网箱和土塘养殖。


多层立体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分6层,每层又包括上中下3个海参盒,也就是最高的海参住在该系统的18楼,养殖效益可达普通沙塘的5倍(海参养殖模式工艺图参见图4)。该系统全年养殖温度为15℃上下,30-50g的海参苗养到120g大概需要3个月,一年养4批,按照目前行情,每年净利润在100万左右。


立体养殖盒中的海参




Werner Gaus认为目前中国政府主导的循环水养殖系统研究,还是多数建立在借鉴国外系统或者引用欧洲系统的部分原理,只是借鉴到皮毛,没有触及真正核心的原理与技术,这是很多设计和设备在欧洲系统里好用,而在国内应用时效果不理想的症结所在。



Werner Gaus


提及新颖佳循环水养殖系统,就不得不介绍其系统的技术提供方——Werner Gaus。2013年5月,Werner与投资者签订合约,成立厦门新颖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RIB),并组装室内多层式工厂化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和室内双层式工厂化循环水海淡水鱼类养殖系统,进行两套设备的开发与销售。


在此之前,Werner在循环水养殖系统领域的主要履历是:1989年在丹麦建立第一个室内鳗鱼养殖场;1997年在德国Kiel市建立欧洲第一个室内工厂化育苗厂;1998年为台湾提供第一间防地震的室内RAS高密度香鱼养殖厂;2000年在日本为日本国家企业Hazama Gumi建立1套海水南美白对虾室内循环水养殖系统(2003年此系统获得专利,专利号为:JP2003023914);同年在北京小汤山建立了室内循环水白对虾养殖厂;2002年在南非建立多个玻璃钢室内循环水养殖场;2003年在新疆玛纳斯建立了一个养殖园区;2009-2010年担任Inter IKEA 家私集团之首席RAS顾问;2011-2012年在中国担任多家水产养殖企业做首席顾问,规划各型态的循环水养殖专案,在青岛地区规划设计并执行世界最先进的工厂式循环水海参养殖系统。


升级系统路径:回访客户、切合需求


《水产前沿》:Werner先生为何会选择致力于循环水养殖系统的研究,并在中国坚持了十几年?


Werner:首先是我处在欧洲养殖用水处理设备更新的那个时代。30年前,丹麦由于虹鳟鱼的粗放养殖泛滥,造成本国及邻国的江河、湖泊和沿海地区遭受污染,其事态严重性引起了政府的注意。当时在排放养殖用水方面没有相关的法规来监督控制排放量,于是丹麦及其邻国开始限制水产养殖户的每户饵料购买量,以此来控制水产养殖业所造成的污染。同时提出如果养殖户排出来的废水量比较小,而且比较干净的话,则可以得到适当提高饵料配额的许可。规定一经发出,成为了促使养殖户想不同的办法减少自己农场排污的动力,最终大体上分化为了两个方向:


一是自主研发净水设备,尽量将养殖池内的水处理干净后进行排放,从而达到减少排污量的目的。这促进了养殖水处理设备的不断研发和更新,如固液分离机、蛋白分离机、低扬程大水量轴流水泵、增氧设备、纯氧设备等都是这个阶段产生的。


另一种是着手改善饵料对水的污染,农场主通过科研机构、政府部门以及饵料厂的帮助,将原始的鱼糜类饵料改良成颗粒饲料。虽然之后做过很多升级和改良,不过这种颗粒饲料我们一直沿用至今。


欧洲在1985-1989年间是养鳗鱼最火热的时期,可观的利润驱使大家蜂拥而上,出现了扣棚土塘养殖、水泥池流水式养殖、室内养殖以及室内循环水养殖等。各种模式采用的池型也各不相同,如方型、长方型、园型、六角型、跑道型等,配上之前研发的水处理设备,循环水养殖系统就这样初具雏形了。


我对鱼类很感兴趣,就参与到了室内循环水养殖的研究之路。当时是与丹麦政府资助的R&D institution研发研究院合作开发养殖系统,后来政府方面因故对此项目停止了资金投入,我便买断所有的技术及成果,独自继续完成此套系统。现在虽然历经多年的不断更新和改变,但最基础的池型和水处理模式仍保持原有的设计。


《水产前沿》:您从开始做循环水养殖系统至今总共研发了几种类型的系统,每种系统是如何升级的?


Werner:可以说是一种,也可以说是几种,因为这套循环水系统的核心技术一直是一种,我并没有研发其他的新系统。但是针对于不同养殖品种(鱼类、甲壳类、无脊椎动物),在原核心技术的基础上衍生出几种不同的方式。比如我现在拥有的鱼类养殖系统、南美白对虾养殖系统和海参养殖系统,所用的核心技术是一样的,但养殖池型等外观上却有很大差异。


升级系统的研发一般从两个角度出发,一是回访客户,得到更多的养殖数据和问题反馈,这是发现问题所在、改良部分配件、更新升级系统的基础。另一个方面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改变,像现在的双层鱼类养殖系统就是针对各国土地资源越来越紧张的问题研发出来的。


中国缺失室内循环水养殖积累


《水产前沿》:您如何看待中国循环水养殖系统的发展?


Werner:我没有对中国RAS系统的种类具体统计过,不过中国的水产水处理设备生产商很多,都自称是做RAS的,但真正能做到整套系统与技术输出的公司不到5家,而且其中还有欧美循环水系统的销售商或代理商。


我认为中国循环水养殖系统的发展还处于比较杂乱的初级阶段,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淘汰错误的技术和完善正确的技术,要打破这种局面需要中国政府方面的支持和引导。目前政府主导的这方面研究,还是多数建立在借鉴国外系统或者引用欧洲系统的部分原理,现在问题是这种借鉴只是借鉴到皮毛,没有触及真正核心的原理与技术,这是很多设计和设备在欧洲系统里好用,而在国内应用时效果不理想的症结所在。


另外一点,中国是直接由传统养殖跨入室内循环水养殖,缺失的过渡阶段让大家对循环水养殖存在很多盲区。比如没有第一现场的生产状况、设备操作情况、养殖数据等方面的回馈,便不能找出问题点,问题不解决势必导致养殖失败,最终结果会是无人问津。各种第一现场的数据再次遗失,下一个尝试的人又得重新摸索。如此这般的恶性循环使得大家一直在尝试走第一步而不能取得进一层的进步。


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还是落在政府方面,如果政府能够以正确的导向培养一批针对循环水养殖专业方面的专家力量,给予这个专业领域人士一定的声望、地位、就业机会,设置有利于专业发展的研究中心、技术数据汇总中心,并通过科研院所向社会不断输出这个专业方面的人才,让这些人才深入到基层去探寻研究循环水养殖的运作方式,我相信中国RAS肯定会很快发展起来的。


以上是我看到的中国循环水养殖方面的一些问题,不一定说的完全正确,但这个行业内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这次通过中国厦门新颖佳公司来共同销售我的循环水养殖系统,为中国带来了整套设备和技术,所有的设备都是在中国生产,而且所有的技术人员都是中国人,他们参与在生产第一线,不仅能学到如何操作系统,更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读懂循环水养殖的真正核心原理。希望此举能对中国循环水养殖行业起到一点帮助,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


《水产前沿》:目前在中国发展循环水养殖的阻力有哪些?


Werner:这个行业对中国人来说还属于新生事物,大家都感兴趣,都想投资,但因行业内成功的案例太少导致大家仍处于观望阶段。拿我自己来举例,从2000年到中国来的14年里,除了现在任职的厦门新颖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外,14年里只做了两个项目,即2000年在北京小汤山的南美白对虾室内循环水养殖厂和2003年新疆玛纳斯的南美白对虾循环水养殖园区。其实这两个项目的系统是一样的,且曾通过了日本Hazama公司对其各项功能及参数的检测与验证,并注册有专利号,就是这样系统和技术都很成功的项目却在中国实施时失败了。


我现在都没有主推这套系统的原因在于沿海城市对虾的价格太低,因为我的系统虽然产量可以达到60吨/年/厂,但出厂的成品虾规格只有10-12g/只(42-50头/斤),这种规格的对虾在中国水产市场价位不高。由此可见,一个循环水养殖项目的成功,除去设备和技术要求外,还受人为因素、地理位置、建筑质量、水产市场环境等诸多方面因素影响。


《水产前沿》:能否谈一下循环水养殖系统的应用前景。


Werner:循环水养殖是人类保障食物来源必走的一条路,具有不可估量的前景。相对其他养殖业来说,水产养殖是消耗资源最少、污染最小、供给量最快、最大的一个行业,而现在海洋资源逐渐走向枯竭,食物来源势必转向水产养殖业获取,将来这个行业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其次,各国土地资源越来越紧张,环境污染也日益加重,驱使行业不得不走向标准化的循环水养殖模式,引进这一技术也是希望或能扭转中国是环境污染大国的形象。


所以说,水产养殖业势必会走上室内循环水养殖之路。


从左至右:新颖佳营运总监周大沐,技术总监Werner Gaus,董事长林永南,技术经理顾向前


作者:杨明

来源:《水产前沿》2014年2月刊

原标题:《Werner Gaus:室内循环水养殖,中国还没读懂》


1.微信回复『投票』二字,即可参与2014年中国水产频道网络年度榜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PPT、最喜爱的在线交流嘉宾、最喜爱的QQ群交流嘉宾、最佳版主和最有人气的网络红人!

2.直接戳『阅读原文』进入投票~